理论观点
“呼之欲出”的中国语言规划学——读《中国语言规划三论》
2016-7-5
  2015年初夏,著名语言学家陈章太宣称,“(得益于)中国语言规划研究经验的百年积累……‘语言规划学’呼之欲出”。同年秋,李宇明的《中国语言规划三论》(下称“《三论》”)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此前,李宇明在2005年出版了《中国语言规划论》,2010年出版了《中国语言规划续论》,每5年一个台阶,逐渐形成了“语言规划学”的学科思想。
 
  李宇明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曾长期担任国家语委副主任,对语言规划研究非常熟悉。《三论》“体现学术研究与管理工作相结合,致力于建立学术与管理之间的‘旋转门’”,著者具有这种出入“旋转门”的独特优势。《三论》中有《语言规划学的学科构想》一文,该文为“语言规划学”的学科建设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当然,《三论》是论文集,不是一部严整的学术专著,该书在系统性方面还略有欠缺,存在着某些“‘碎片化’的思想”,尚不能构建一个全面的、严密的学科体系。 
 
  诚如《三论》“语言规划学乃语言功能之学”所言,“语言规划学”确实是一门“功能之学”。通常认为,语言具有“工具功能和文化功能”、“社会功能”等。“语言规划学乃语言功能之学”在表述上并无任何不妥之处,但是,在语言学中“功能”是一个多义词,容易引发歧义。“语言功能”容易与“功能语言学”、“语法功能”等术语产生错误的联想,那可能会使人们对“语言规划学乃语言功能之学”产生误解。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可以尝试使用“语言公益”的表述,这有点儿类似“公共产品”这样的概念。在表义上,“公益”也许可以与“功能”相近,它在“语言学”中却可以减少一些误解。 
 
  “语言规划学”作为一个学科,重视“应用研究”自不待言,这种“应用研究”就是要关注“语言功能”或曰“语言公益”。“语言规划学”应该首先是一门应用学科,直接服务于国家的语言文字行政工作。国家的语言文字工作实为一种行政工作,但是,很少有人会把语言文字工作与国家行政联系在一起——这当然与当前的“语言规划学”尚不响亮、影响不大有关系。若要改变人们对国家语言文字工作的认识,那就需要建设“语言规划学”这个“新”名词,发展“语言规划学”这门新学科。 
 
  “语言规划学”还包括“基础研究”的内容,而不仅仅是只有、只要“应用研究”,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说“语言规划学”是一门“综合研究”。“语言规划学”的“基础研究”部分要首先解决两个方面的问题:国别语言规划研究和中国语言规划史研究。目前,这两项基础工作都还尚未做完,更没有做好,这应该是我们未来几年的研究工作的一个重点内容。我们也可以定期举办类似“世界语言发展议程”这样的国际活动来促进“语言规划学”学科的发展,例如,每2年或3年举办一次世界语言大会。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能够做出相关计划、承诺,想必全球范围内应该也能够做出一个宏观的语言规划。如果有了这样的国际背景的推动,“中国语言规划学”的成立、独立、发展、完善当然也就容易了,这也可以促进、推动“语言规划学”的“基础研究”。 

  三论》还提出要“完善语言维护系统”,这个观点非常值得我们重视。通常情况下,一个国家的通用语言文字的维护系统主要包括:宪法、语言文字法律法规、国家规定的教学语言系统、相关新闻传媒示范规范系统、规范化的字典词典、术语规范标准、相关的学术团体学术报刊,等等。一个国家的语言规划之所以能够得以实现,离不开这些语言维护系统,其中,针对儿童教育的教学语言系统和新闻传媒示范规范系统特别关键。如果离开了这两个系统,即使是再完美的语言规划也很难获得成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语言规划学”与“基础教育”、“新闻传媒”关系紧密,“基础教育”和“新闻传媒”都必须符合“语言规划学”的相关精神。
 
  《三论》指出人们要重视“语文知识”,这恰恰是当今社会的软肋,教育界乃至整个社会都急需加强对“语文知识”的学习。通常,人们公认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理等都有自己的“学科知识”,然而,“语文知识”却常常被人们忽略、在目前尚不能得到人们的公认。在文学创作领域,“语文知识”的普及情况更不容乐观,句子写不通顺、错别字一大筐的“知名作家”不乏其人。试想,那些语言粗糙的“文学作品”怎么能够为语言提供良好的“语言规范”呢?甚至,那些句子写不通顺、错别字一大筐的“知名作家”还常常对“语文知识”指手画脚,自身不愿学习的人竟然可以自奉为反智主义者。关于“语文知识”,这当是“语言规划学”千里之行开始的“足下”。 
 
  若想加强“语文知识”的学习,“语言规划学”学科就要俯下身来关注中小学语文教育。在此,我们简单回顾一下1950年代以来的语文教育史。受苏联教育模式的影响,我国中学语文教育从1951年开始酝酿语言、文学分科教学,到1958年停止分科教学试验。受分科教学的影响,为语言教学而产生的《暂拟汉语语法教学系统》对中学语文教育功大于过,该系统的“语法知识”在1990年代以前从未缺席语文教育。1997年由“文学界”发起的“忧思中国语文教育”对以往的语文教育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自此以后,语法知识、语言知识、语文知识逐渐退出了中学语文教育。近年来,中学语文的“文学教育”发展成了“娱乐化教学”,无视“语文知识”,唯美、奇技淫巧、华而不实。现在,语文教育界应该重新反思中小学语文教育了,语言学家、“语言规划学”再也不能在中小学语文教育中缺席了。 
 
  “语言规划本身就是一门学问”,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实属正常。在《三论》的过渡下,《语言规划学》第1辑2015年底由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学术观点渐趋成熟,学术团队日益壮大,“语言规划学”业已经形成。 
 
 
(李宇明著《中国语言规划三论》,商务印刷馆2015年10月版) 
 
(作者单位:郑州大学文学院) 
 
(本文刊于《语文建设》2016年第13期) 


来源:中国侨网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即刻关注国际汉语教育网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新书推荐
吕叔湘《现代汉语八百词》 《精选英汉汉英词典》第三版
刘珣《新实用汉语课本》 赵金铭《对外汉语教学概论》
《新华字典》第十版(双色本) 马志伟《应用汉语词典》(大字本)
※ ※ 会 员 登 陆 ※ ※
会员名称:
证件号码:
 留言答复
    欢迎您对本会的业务所涉及的问题进行提问,我们将定期回复并在网站发布,请留意相关内容的更新。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国际汉语教育网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法国汉语教师协会
·美国中文教师学会
·韩国中国语教育学会
·对外汉语教师之家博客
·韩国SKS外国语学院
版权所有 国际汉语教育学会 www.isclp.org
京ICP备095042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