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观点
网络流行语,路在何方?——“网络强国”战略思维下的网络流行语再认识
2016-10-27
  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建设“网络强国”,笔者认为,这一战略的实施不仅要切实推进六个“加快”要求,同时也需要广大网络用户强化个人“网络公民”身份意识,明确自身在“网络强国”战略中的公民权利和义务。今年8月,教育部、国家语委发布的国家语言文字事业“十三五”发展规划,着力强调语言交际工具属性之外的资源属性,“大力推进语言资源保护、开发、利用”,所有这些无不都对网络流行语的发展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网络是孕育、承载、营销这些言语的平台,“流行”揭示了其高效快速传播的特性。和诸多流行元素一样,网络流行语往往在独立鳌头时备受追捧,而时过境迁后则被弃之不用,最终真正进入社会词典的屈指可数。究竟网络流行语的意义与价值何在?我们又该如何看待网络流行语这一独特的语言现象? 
 
  众所周知,网络流行语曝光度高、来源不一、个性十足,有特定使用群体。“先定个小目标”、“有钱任性”等借助热门事件引起人们竞相套用;“都是套路”、“也是蛮拼的”、“XX体”等为汉语既有表达,在网络效应下,个体的表达习惯经过复制传播,逐渐成为一群人的口头禅。“好方”、“猴赛雷”、“伐开心”等出自方言;“宅”、“XX控”、“吐槽”等源自日本动漫;“男友力max”、“ungilivable”则是以汉英两种语素合音的方式造词。 
 
  这些形态各异的网络流行语有的早已有之,甚至是地域性的常用表达法,如东北话“你咋不上天呢”,由于当时处在信息传递较慢的时代,因而未能引起太大轰动,至于今后是否会被纳入社会词库,则视个体的语言使用习惯而定。从现实情况看,更容易固定下来的,通常是特定兴趣团体使用的外来借词或运用汉语构词手段的新造词,比如日漫网站、贴吧论坛使用的一套话术就可列入网络“行话”的范畴,成员若不使用此类语言就会显得格格不入。相较于典故成语的凝固简练、书面正式,俗语的微言大义、口语大众,这类固定下来的网络流行语受使用群体和社会语境限制,多属于专业术语或“下里巴”式的特殊化表达。网络流行语伴随着网络的集聚扩散效应不断蹿红,但网络催化剂终究不等于语言自身的生命力,昙花一现的“明星语”终将会在以娱乐消遣为目的的机械套用中因“过度损耗”,卸下光环走向消亡。 
 
  网络流行语传播快速,使用门槛低,易于套用、化用,具有去权威化、去中心化的特点,其传播扩散带来的影响不可一概而论。 
 
  首先,其积极意义不容质疑。对网络流行套话的再加工,满足了人们个性化创作和表达的需要,对活跃网络语言文化,激发创造力,具有正面导向作用。如:风靡一时的“友谊的小船”案例中,漫画和文字的结合衍生了一系列对现实场景的复现。傅园慧的“洪荒之力”激发了全民奥运的热情,也创造性地将该词的使用范围从神话扩大到了现实。这些个性化表达不仅成为公众文化娱乐生活的焦点,甚至衍生出同名文化品牌及二次创作。 
 
  但需要正视的是,目前这类套话止于跟风模仿,碎片化的传播方式和语言模式一定程度上带来了碎片化的思维方式,语言的娱乐功能被极大凸显,娱乐之余却很难引起人们对语言背后社会现象的深度关注和思考。网民们在风风火火消费流行语的同时,自我原创个性表达的意愿被一再削弱,甚至有沦为流行语盛会中被消费对象的可能。
 
  其次,网络流行语对青少年的潜在不利影响也值得我们格外警惕。网络流行语往往充当成人网民个人词库的流动性成员,不足以影响其整体语言风格,他们也有能力,视语境自我调试。而伴随互联网成长起来的青少年,“生而网民”,个性尚未定型,思维和语言能力处于培养期,如果长期接触这种快餐式的网络碎片语言,对其价值导向、文化素养的提升和复杂语言思维的表达都将产生不可逆的负面影响。《扬子晚报》曾报道,南京一小学生因体育课上为自己所在的队取名“草泥马”受到了严厉批评,最后还被叫家长。从中不难窥见,青少年在网络流行语的泛滥大潮中可能受到的隐性负面影响。 
 
  另外,青少年追星族经常在网络上就偶像是非展开骂战,观其语言,充斥了片面绝对化、重结论轻证据、感性压倒理性的同质化句式或语言暴力,此种网络语境氛围对其思想独立、语言深度和健康人格的形成有百害而无一利。 
 
  维特根斯坦曾说,想象一种语言就是想象一种生活方式。网络流行语的生态现状从特定角度反映了物质生活水平显著提高的当下,人们对积极正面、活泼有趣、具有文化内涵的精神生活产品的必然需求。国家语言文字事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要“依托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进一步整合现有原创语言文化类活动,提升质量,打造中国语言文化传播品牌”。笔者认为,在先进技术手段的辅助下,将网络语言与他种文化艺术形式相结合,现代网民完全可以像古人作诗填词一般将网络语言文字游戏“玩”出品质和内涵,充分展现出作为“文化古国”、“网络强国”之国民所具有的独特精神气质和文化底蕴,那才是促进网络流行语和网络文化生活持续健康发展的真正目的所在。 
 
  (郑晴,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2014级硕士研究生;陈光,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2013级博士生)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即刻关注国际汉语教育网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新书推荐
吕叔湘《现代汉语八百词》 《精选英汉汉英词典》第三版
刘珣《新实用汉语课本》 赵金铭《对外汉语教学概论》
《新华字典》第十版(双色本) 马志伟《应用汉语词典》(大字本)
※ ※ 会 员 登 陆 ※ ※
会员名称:
证件号码:
 留言答复
    欢迎您对本会的业务所涉及的问题进行提问,我们将定期回复并在网站发布,请留意相关内容的更新。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国际汉语教育网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法国汉语教师协会
·美国中文教师学会
·韩国中国语教育学会
·对外汉语教师之家博客
·韩国SKS外国语学院
版权所有 国际汉语教育学会 www.isclp.org
京ICP备09504249号